Profile Photo
淡圈,有缘再见,取关随意


_原_

永远不会弃坑!
没什么时间,没回复或久未更请见谅。提醒小可爱们一定慎关啊!死亡人口不定期诈尸!

大号@君清桡-最最最喜欢赤司了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时间轴乱,bug多。想不出名字大概会常改。

---

可能重修吧···写完一起放上来

01.

卡塞尔人尽皆知的秘密,其中一条就是路明非喜欢诺诺。

当然大多数人都不以为然。

谁年轻时没喜欢过一个师姐,屁颠屁颠的跟在她身后,纵使知道她不喜欢自己,依然跟傻子一样对她好。幻想有一天她会来到你身边,轻轻环抱,清香在鼻尖蔓延,她会在你耳边吐气,炽热的气息让你脸红发热,她会缓慢温柔地说:“久等了。”

但往往很多人都等不到这一时刻。

 

路明非一大早起来还有些迷糊,神游般走到餐厅门口,却很巧地看见诺诺正从里面走出来。困意一下就被甩在脑后,只想高声大唱今天天气好晴朗处处好风光。眼瞧诺诺正朝他走来,路明非心里立马想出了无数开场白:“诶师姐好巧啊你也出来吃早餐?”不行不行,这样师姐只会白他一眼。又或是,“师姐好久不见啊,这么久不联系,我还以为你失踪了呢!”又比如……

如果以前的老师知道现在路明非绞尽脑汁只是为想一句话,估计要恨铁不成钢地劝他要把这份精力花在正经事上。可对于路明非来说,这确实是最正经不过的事。

“哟,小弟,好巧啊。”

诺诺刚走出餐厅就看见了路明非,想着许久不见打声招呼也好,就直接向他走来,谁知这家伙站在原地不知在想些什么,神情严肃。只得先开口。

看着路明非才回过神的样子,好笑地伸出手揉乱他的头发。“傻愣着干嘛,这么久不见也没点表示?”

“那……”路明非想了半天也没想到该表示什么。

“想不到也没关系啦。我来帮你想个?比如……我结婚时给我当伴娘吧哈哈哈哈哈哈。”刚说完诺诺就笑起来。

“伴娘?”路明非愣了一下,“不对师姐你什么时候结婚啊,只要你一句话我可以戴假发穿裙子啦。你说我要打扮得漂亮点能不能撩到几个汉子啊。”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也快了。”诺诺思索了一下,“到时别忘了你今天说的话啊。”玩笑似的拍拍路明非的肩膀。

“当然!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诺诺一笑,朝路明非挥挥手,“走啦。”

路明非看着诺诺远去的背影,脸上的贱笑撤了下来。

没想到师姐已经要结婚了啊。也是,老大那么好,要是自己是妹子也会嫁吧。这世界上最棒的小疯子就应该配那样的男人啊。路明非这些都明白,可就是觉得很难受。

 

“哟这位客户你现在好像有些孤单寂寞哦。”贱兮兮地调子从背后传来,路明非知道是谁,却不想回答什么。日本之行,他又一次交换了……其实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毕竟说起来自己也拯救了日本……但那时他真的只是充满愤怒。看着一个喜欢自己的女孩的尸体,心中涌起无名的怒火,想杀人,仅此而已。虽然到现在他也说不清对绘梨衣是什么感情。

在不知不觉中,他好像已经接受了路鸣泽的观念,那些无比暴力的血腥逻辑,权利至上的言论,早已在脑海中根深蒂固。他很害怕,他害怕自己早晚有一天会成为那个怪物。他想抵抗,可魔鬼总是无处不在。

从遇见路鸣泽的那一刻起,什么东西就已悄然改变,自己怎样也逃脱不了。路鸣泽就像狡猾的狐狸,一点一点引诱单纯的小兔步入所设的圈套,等到时机成熟,就一口吃掉。

“唉。”路鸣泽无奈地叹了口气,“别胡思乱想了,哥哥。”

 “我不是什么狐狸啊,这种低贱的生物怎可与我相提并论?而你,我亲爱的哥哥,又怎么可能是无害的小兔?我可一直在等待着你,君临天下!”最后几个从路鸣泽嘴里吐出来,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在路明非心底蔓延开来,寒意也从脚底迅速上升。

可当路明非慌张转头时,身后却空无一人。

只有从不远处传来的,魔鬼的浅笑。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