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淡圈,有缘再见,取关随意


_原_

永远不会弃坑!
没什么时间,没回复或久未更请见谅。提醒小可爱们一定慎关啊!死亡人口不定期诈尸!

大号@君清桡-最最最喜欢赤司了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上走剧情,下走感情加一丢丢剧情(4K左右)

△bug私设ooc三大巨头齐飞

欢迎收看 最没用的主席,全世界都知道的消息就你不知道

全文重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完,谨慎观看
▂正文▂

03上

   伊莎贝尔最近很烦。

   因为主席路明非近日越来越不对劲了。熬夜审批文件时总是盯着牛奶发呆,每日总会有两个大大的黑眼圈挂在眼睛底下,开会走神得格外明显……这到底怎么了!就算之前的主席总是拒绝向他示爱的Omega或者Beta,身边永远没有娇小可人的女孩子挽着他的手宣誓主权,总是独来独往……等等!原来以前的主席是这样的吗?!原来问题早就产生是自己没有注意吗!

   伊莎贝尔很伤心。她没有做好自己的工作,她居然让主席独自承受痛苦这么久!说出去她这个主席秘书岂不是很废物?!

   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伊莎贝尔决定进行一波理性的分析,但她想了想就发现,这还用进行分析吗?一想就可以发现主席是因为没有恋人而倍感孤独啊!伊莎贝尔意识到这个问题很大,要慌。她想了想,召集了舞蹈团。

 

“聚会?”听完伊莎贝尔的安排,舞蹈团的副团长疑惑发问,“可是近来没什么大事件需要举办聚会呀?”

 “只是一个小型的而已,暂时不需要通知主席。对外就说……舞蹈团排完了新舞,庆祝一下。”

   这倒还真符合学生会的作风,有事没事都要庆祝一下,反正学生会有钱还有漂亮的小姐姐。

   “那团长,对内呢?”

   伊莎贝尔笑了一下,然后说:“给主席找个女朋友。”

   “噢……嗯?!”舞蹈团面面相觑,一时间场面异常安静。

   直到有一个声音弱弱的从人群中传出:“那我……是不是也有机会?”伊莎贝尔看向那个女生,道:“那就各凭本事了。现在就去传消息吧,总之务必让主席找到女朋友。”

   “是!”一群女孩应下,面带笑容地散去。舞蹈团,就该保持这般姿态。

 

   不一会儿,S级的学生会主席路明非,要找恋人的消息,就在学院里炸开了锅。新闻部立马在守夜人论坛里传播这个惊天消息,帖子很快评论上千。也有不少人质疑消息的真实性,但随着舞蹈团团长兼主席秘书伊莎贝尔的表态,这件事已然实锤。这可算爆炸性的消息了,甚至惊动了一众教授和校长。

 

   而此刻,新闻部——

   “快点快点,趁着热度,把以前路明非的事迹整出来,提高知名度!”

   “你是不是傻啊!路明非的知名度还要我们来提高吗!现在要继续加强他的形象塑造,吸引更多的妹子!”

   “老大说的是!”新闻部部长疯狂点头。

   芬格尔一脸欣慰,刚想夸几句懂事,余光一瞟,“诶等等这边这位……说你呢!你在干嘛?要你整理以前事迹,你翻以前的帖子干嘛?”

   “《‘S’级第一次行动,他在水底到底做了什么?》 《‘S’级出院,木乃伊归来》?呦老帖子了挺眼熟啊……你是哪个科的啊?”

   “三科副科长啊……难怪。谁让你把这种贴翻出来的!现在路明非不需要这种傻里傻气的样子!撤掉你刚刚加的评论,先暂时把这种帖子封起来!上头可是有命令的,全力帮助路明非。快点,新开一个帖子改时间,就这路明非第一次出任务的内容,使劲夸他!”

   “真是不懂事。”芬格尔巡视一圈,点评道。

   新闻部部长点头称是,“有老大您的带领我们一定会完成好这次任务的!”

   “嗯,不错。” 芬格尔把喝完的饮料瓶朝垃圾桶掷去,又拍了拍部长的肩,道:“加油好好干。等路明非找到女朋友,好处少不了你们的。”

   “老大你放心吧!诶,对了,老大你怎么突然对主席的人生大事这么关心?”如今的新闻部部长是一路跟着芬格尔升上来的,平日见惯了芬格尔对路明非的贬损,谁知今日消息一出,这人突然空降新闻部,嚷着自己从古巴赶回来,小兔崽子们快点开工,说这次要搞个大事情。平日也没见他关心这个呀。这不,赶巧儿,部长还是把这个问题问出来了。

   “唉,说起这个,我也是听命于人呢。”芬格尔叹气,“以前欠了人情,现在怎么也要还回来呀。”

   “谁这么关心主席啊……能使唤你的人……难道是……”

   “你想的没错。”芬格尔沉痛地点点头。部长大吃一惊:“正副校长居然这么关心路明非!副校长还好说,一向爱凑热闹,怎么校长也……路明非真的是校长私生子?!”

    芬格尔越听越不对劲,这都哪跟哪儿啊!当即出声制止这愚蠢的脑洞,“你可闭嘴别给新闻部丢人了吧!虽然两位校长对这事也很敢兴趣,但找我的是恺撒和楚子航。”

    新闻部部长瞪大了双眼:“学生会前主席和狮心会前会长?可真是好大的来头……”

    芬格尔冷笑一声:“呵,父母为孩子操碎了心就尽找我?要不是零也出面,他们两怎么求我我都不会回来。”

   “零?!”新闻部部长再次瞪大眼,喃喃道:“主席可真是好人缘……”

   “对呀。”芬格尔接上,“诺诺还威胁了我一番……也不知道这一群人为了什么……算啦,反正都回来了,就好好帮帮我这师弟吧。”

 

 

03下

    至于如今的焦点人物路明非正瘫在沙发上,静静的思考人生。

    近日,路明非频繁产生出莫名的欲望,而对象呢,居然还是那个小魔鬼?!可以说是非常惊悚了。要问路明非怎么察觉到的,自然是实践出真知。

   自那天意识到自己不对劲后,路明非就开始刻意接近路鸣泽,想试探出自己不对劲的原因。

   比如,当路鸣泽委屈地穿着睡衣站在自己房间门口,自称一个人睡不着时,路明非强压下“你在哄鬼吗?”“你们魔鬼还用睡觉的?”等一系列吐槽,只是点点头道:“那进来吧。”

 

   而路鸣泽真的是因为睡不着?那当然不可能。

   为了验证哥哥是不是性冷淡,他决定主动出击。要说,一个Alpha不可能对Omega一点反应都没有吧?嘿嘿嘿,路鸣泽觉得上他床就一定可以验证路明非是不是性冷淡,有反应就不是,那就皆大欢喜,只要打晕路明非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就好了;要真是……那就麻烦了,只好多送几个Omega之类,或者给哥哥看看那些起点男主是怎样夜御百女的?嗯……路鸣泽沉思一会儿觉得可行,掏出笔就记到了小本本上。

   于是当晚就决定实施计划。本以为会被路明非嫌弃然后赶回去的剧情并没有发生,以至于路鸣泽觉得自己准备的撒娇三十六计完全没有一点用处。

   失望。

 

   不过……这么顺利应该是好事吧?路鸣泽走进房间,跳上床之前还在疑惑。但等到上床被一股熟悉的气息包围之后,立刻一脚踹开了这想法。

   当然是好事啦!

   要不是碍于哥哥还在场,真想抱着被子滚一圈呢!当然,就算在场其实也可以在床上乱滚的,直觉告诉路鸣泽,或许哥哥不会介意。

   但,不会介意是一码事。

   他路鸣泽还是要面子的好吗!床上滚一圈这种幼稚的事做出来以后还怎么见人!

   哼,不管是做人还是做事,都要稳。路鸣泽一点也不想做这种事,一点也不!于是他拿出手机,盘起腿,打开了游戏。

   本想着边玩边调戏哥哥几句,但BGM想起来的同时立马就忘记了这件事。

 

   路明非本就因为和路鸣泽同床而睡不着,如今有了音乐……好嘛,更睡不着了。索性坐起身,靠在枕头上,歪头看起路鸣泽来。

    只见路鸣泽盘着腿,穿着夏季款龙猫的连体睡衣,露出了细长的小腿和一看就很光滑的手臂。只可惜戴着帽子,看不到侧颜,路明非暗叹。他又猛然想起一年级刚入学时,路鸣泽在窗边的模样,黄昏时的光洒在他身上,带有稚气的脸……鬼使神差,路明非伸手摘掉了那碍事的帽子——他想看看那张脸,想看看那上面刻画着什么样的表情……

 “哥哥?”还在玩游戏的路鸣泽茫然地转头,眼神里带着疑惑。头发许是帽子的缘故,有些乱,但……

   这?可爱到犯规吧!路明非愣住了,完全不明白刚刚自己在做什么。

 “哥哥?”见路明非没反应,路鸣泽干脆退出游戏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又爬到路明非身边,伸手在他眼前晃了几下。

    路明非反应过来,又一次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揉了揉自己一头短发,道:“没事,早点睡吧。”

   路鸣泽乖乖应下,等钻进被窝,才猛然想起自己还有事情没做。

   说好的上床勾引哥哥呢!光顾着游戏忘了!现在还有办法补救吗!还来得及吗!

   路鸣泽心情万分焦灼,于是他翻了个身,对着路明非问:“哥哥,你睡了吗?”

   “睡了,别吵。”

   “那我可以到你怀里睡吗?”

   “不可以,快睡。”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

   “没喜欢过……求你了睡觉!”

   “那……”路鸣泽还没说完,路明非猛然睁开眼,侧翻身,正对着路鸣泽,有些不耐烦地说:“小祖宗?你今天怎么了?像我们第一次见面一样少说点话不行吗!”

    路鸣泽眨了眨眼睛,不说话。

    路明非对着他的脸看了足足一分钟,率先败下阵来。伸出手揽过路鸣泽,把他往自己怀里带。路鸣泽顺势靠过来,在路明非胸口蹭了几下,找好了自己的位子。

    路明非只觉得怀里的人一股奶味,很是有欺诈性,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纯良小正太呢。这回,总该安静了吧?路明非迷迷糊糊地想。

    而路鸣泽此时精神抖擞,想着:都已经抱在怀里了,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等了半天也不见动静,只觉是不是自己还不够主动,继而又开口:“哥哥?你有没有什么冲动啊?”

    路明非觉得让小魔鬼进来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咬牙切齿道:“有啊。”

   “嗯?”路鸣泽觉得自己的任务很快就要完成了,超激动!

   “想把你扔下床的冲动。”

    路鸣泽:???这好像和我想的不太一样!

   “哥哥……”路鸣泽刚想开口教育一下不解风情的某人,屁股上却被不轻不重地拍了一掌。

    路鸣泽:这TM???!!!

          我还要不要脸啦?!

    “我觉得你最近胆子越来越大了。”路鸣泽可以说是超生气了,要放以前路明非敢不敢这么做?当然不敢!现在居然……

    “我觉得你是欠打。”睡梦中一度被吵醒的路明非也很生气,胆子愈发大了,直接伸手再是一掌,这回是带了点力度的。要放平时,只能说是脑子不清醒了。现在路鸣泽在脑子不清醒的路明非眼里就是个不听话不愿睡觉的小孩子。 

    路鸣泽一颤,手不自主的往后摸,恰好摸到搂住自己的路明非的手。路明非借着自己为数不多清醒的脑细胞思考了一下,极为贴心的在刚刚被打的地方揉了揉。

   “小祖宗,可以了吗?睡觉吧……”

 

    路鸣泽把脸直接埋进了被子里,只觉得今天晚上丢尽了人。这要说出去自己要不要混啦!路鸣泽委屈到爆炸!委屈到变形!委屈到……缩在路明非怀里。顺便委屈的在自己的小本本上记一笔。

 

    第二天醒来的路明非看着怀里搂着的人,感受一下手放的位置,再回想一下昨天晚上……好嘛,一冲动就要命啦。

 

    再比如,路鸣泽觉得那天晚上只是一个小小的失误,于是费尽心思决定穿女装去勾搭一下哥哥,再搭配一下信息素,那岂不是很完美!

    于是据新闻部报道,校园在某月某日某地惊现短发萝莉,身穿背带裙,出现在学生会主席身侧,随后被主席带走。主席称:“一定尽快将她送回家”让我们为主席的乐于助人鼓掌……

    至于被带走的路鸣泽,牵着我们乐于助人主席的手,心里美滋滋,终于成功了,于是很努力的散发信息素。

   “你在干嘛?”路明非真的可以说是非常无奈了,自家弟弟这么不省心的。

    路鸣泽打着哈哈:“这不是来兑现以前我说的那句话吗。”

   “嗯?”

    路鸣泽仰头对路明非笑笑,提示到:“湖边、钓鱼、赏月……”

    路明非想了想,面色诡异。

    路鸣泽笑得更为开心了,又再次把那句话说了出来——虽然没有生为女身,不过以我的本事男扮女装进入你的梦境,跟你发展一段禁断之恋不是问题啊!

   “你可放过我吧。”路明非一边回一边加快脚步。不知怎的,总觉得自己有种想去占有身旁人的冲动。路鸣泽依旧按照计划撩拨着路明非。然而,什么也没发生……

    所以哥哥果然是性冷淡吧!

 

    路鸣泽不知道的是,今天早上,路明非在办公室上锁的抽屉里找到了一份检查报告,上面写着路明非对信息素的反应迟缓,也就是说,他对大部分Omega的信息素不会有反应,在标记Omega后有可能恢复感官。

   啥玩意?路明非有点想把这个扔掉。这事不急,他想。

 

   可是路鸣泽很急!他为哥哥是性冷淡这事操碎了心!

 

   回到房间的路明非深深觉得自己就是个变态,这事没跑了。要是被路鸣泽知道怕是要被打死。啊,人生!真痛苦!

   这也就是他最近不对劲的原因,前几天是探究自己到底是不是变态,心情焦虑;后来变成觉得自己就是变态,心情灰暗……

   直到路鸣泽跳上沙发,举着路明非的手机问道:“哥哥,你要找女朋友?”

 “啊?”路明非愣住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要找女朋友我怎么不知道???

TBC

新年快乐√

这么久不更主要是因为在我的脑洞里他们都已经在一起贼久了姿势都换了几百种,然后我打开文档一看——怎么才发展到这里???算了溜了溜了天天补习到没命

你们说我能不能在十章内完结,或者这个寒假完结嘿嘿嘿



评论(1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