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淡圈,有缘再见,取关随意


_原_

永远不会弃坑!
没什么时间,没回复或久未更请见谅。提醒小可爱们一定慎关啊!死亡人口不定期诈尸!

大号@君清桡-最最最喜欢赤司了
  1. 私信
  2. 归档
  3. RSS

△ABO世界观

△别高估我

△所有文均不弃坑,我只是没时间而已。

全文重修,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修完,谨慎观看

▂正文▂

路明非正在遭遇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一个可能改变他一生的危机!

他看着他的弟弟——一个满脑子都是坏点子的小魔鬼,左手拿着润/滑剂,右手拿着避/孕套,笑嘻嘻地爬上床,缓缓坐到自己身上,把两样少儿不宜的东西往旁边一放,抬手解开身上背带裤的扣子,用漫不经心的语调说:“哥哥,来做吧。”

路明非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就在几分钟前,他被路鸣泽拉进房间,看着笑得贼兮兮的小魔鬼锁上门,内心毫无波动地靠在床上,顺手抱起萝莉等身抱枕,心想:看你能这次能玩出什么花样。

路鸣泽锁了门以后就在背带裤的口袋里翻找着什么。路明非不清楚他在干什么,但欣赏一下自家弟弟的样子总没有错吧,然后就从头上的呆毛扫到微露的锁骨,从细嫩的小手看到白净的大腿……目光再一转,就看到路鸣泽从左边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抑制剂吧?路明非猜测着。接着又看见从右边口袋里拿出来的熟悉的包装。

路明非认真盯了一会,猛然发觉:卧槽,那不是商店最喜欢摆在收银台,和各种口香糖放在一起的东西吗!

 

“路鸣泽你拿这些干嘛?!少儿不宜知不知道!”路明非看着身上的路鸣泽,再看看旁边的两样东西。

路明非震惊。

路明非自责。

他没有教好自家弟弟。

他还是让路鸣泽适应了这个肮脏的环境。

 

路明非扣住路鸣泽的肩膀,迅速将人向下带,压倒在床上,非常认真地开口:“你先听我说……”

“不,我先说。”路鸣泽微笑着把路明非撑在他两侧的手挪开,坐起来直视路明非,一字一顿地说:“路明非,你就是个傻子。”

 

路明非委屈。他不明白为什么会被路鸣泽叫傻子。

路鸣泽觉得自己更委屈。因为路明非根本就是个傻子!

 

 

 

就在三月前,他们两人忽然发现自己所处的世界并非原来那一个了,在原有世界观的基础上出现了一个新名词——ABO。于是卡塞尔就发展成了一个既有血统评定又有ABO之分的学院。

而路明非,成了一个S级的强A。

虽然没有多少人知道就是了。                     

 

曾经的新生代表奇兰说道:“路明非虽然是个B,可在血统方面所有A都比不过他。”

伊莎贝尔说:“主席是个B有什么关系!身为O的我依然想嫁!”

全世界都以为路明非是B。路明非也想当个B 。这样就不会被O影响了。

 

于是被全校A、B、O排着队表白的路明非主席,在晚上和自家弟弟喝着小酒,赏月。

“做人真难,”路明非感慨。他今天走哪都能碰到发情的O,委屈,是个A有什么错。

“别说得好像你是个人一样。”路鸣泽笑。

“你变了。好冷啊……小泽……”本想喊出小泽子的路明非话到嘴边瞬间清醒,将“子”字咽了回去,“朕的龙袍呢?”

“还好啊。”路鸣泽摸摸自己的脸,有些烫,全身都在发热。

路明非裹紧自己的外套,喃喃道:“完了,连你都不贴心了。”

 

路鸣泽有点懵,脑袋晕晕的……连路明非凑近紧贴着自己都没感觉。

“哇小魔鬼你平时都是用的牛奶味的沐浴露吗,好香啊。”路明非低头在路鸣泽身上嗅嗅,路鸣泽浑身一僵,反应过来。

 

去你的沐浴露!那是信息素!

 

路鸣泽推开路明非,从口袋里翻出抑制剂。

好险,他想,差点就忘了自己是个O了。

TBC

评论(9)
热度(113)